中央企业“土地王”集体采访背后的竞争是不惜代价夺取土地“利益局”。

中央企业“土地王”的疯狂最终使管理层无法坐视不管。

在住房和建设部召集开发商讨论后,国土资源部也出来叫嚷要冷却土地市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最近“采访”了中央企业的相关国有企业。

“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讨论。监管部门采取这种行政措施是绝对必要的。为了避免资格被取消,中央房地产企业不得不不计成本扩大业务,地方政府也需要恢复土地融资以弥补收支缺口。

“6月16日,一位来自国有资产系统的匿名人士告诉记者。

据相关统计,2013年,当最后一个“土地王”爆发时,全国“土地王”的数量只有60个。今年以来,“三高”(高总价、高单价、高溢价)地块已达118块。其中,51块地块的升水率在100%以上,最高为400%。

业内人士预测,2016年很可能成为中国的“地球之王”。

中央企业与上市公司联手赢得了80%以上的“地王”。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国有资产专家、研究员肖一民6月16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建议,监管部门应建立更多的长效措施,完善产权约束机制,限制企业不合理的经营行为。然而,“土地王”问题的根本解决取决于现行财税体制的改革。

集体“采访”6月14日,南京土地“融人新政”后首次拍卖举行。保利、华润、金地等房地产央企都到场了。有趣的是,当一片土地因为房地产企业的房卡超过最高限价而被出售时,现场的开发商实际上是集体大笑。

“此前一天,南京市国土局邀请参加土地拍卖的房企负责人开了一次闭门会议,希望我们采取理性竞拍的态度。“前一天,南京市国土资源局邀请参与土地拍卖的房地产公司负责人举行闭门会议,希望我们采取理性的投标态度。

“一位出席会议的房地产公司人员向记者透露。

然而,南京国土局的相关人员否认了这一点。不过,此人也承认,6月13日下午举行了南京土地市场研讨会,邀请了一些开发商的代表,听取了他们对南京土地市场的意见和建议。

上述房企人士表示,保利、华润、金地等中央企业也派代表参加了拍卖。沟通效果应该很好。他们在拍卖中没有拿走一块土地。

这改变了中央房地产企业的激烈本性。

就在去年5月,杭州奥运体育用地被中央企业新达地产和万科财团以123.18亿元收购,成为今年的“全国总价地价王”。上海外环保利地产创下地价新高;招商局地产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弱势,并赢得了宁波今年的“总地价王”。

据中原地产统计,截至5月23日,全国土地交易总值最高,为50笔,其中27笔为国有企业收购,交易价值1095亿元。

中央企业集中精力“扫地”,在最近的土地市场掀起了一股高潮。

一些媒体援引一家私营企业负责人的话说,中央企业投资部的人私下坦白承认,近期土地市场上高价土地的建设给舆论带来了很大压力。

还有传言称,SASAC和其他监管机构已经“采访”了中央企业的开发商,并要求他们遏制在土地市场上对土地的追逐。

该记者发函至SASAC核实,但截至发表时尚未收到正式回复。

然而,一位来自国有资产系统的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此前曾有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讨论。毕竟,中央企业也有自己的考虑。

中央企业使用“土地”来保护他们的生命。肖一民认为,监管部门采访中央企业“土地王”是非常必要和及时的。这种行政面试方式并不违反市场经济的法律。

“中央企业‘地方国王’以国有企业为背景,获得低息贷款和高价土地,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以更高的成本和更高的成本经营。根据一线和二线城市频繁出现的高价“地方国王”,房价必须翻一番左右才能释放大多数地方国王。

”肖一民告诉记者。

法国兴业证券(Societe Generale Securities)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论文指出,中央企业比普通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开发商更疯狂地抢占土地的原因,除了资本成本低之外,更重要的是它们面临着强大的“自我保护压力”。

2010年3月,SASAC要求,除了16家主要从事房地产的中央企业外,其他78家不主要从事房地产的企业应在完成自己的土地开发和已实施项目的分阶段工作后退出房地产业务。

然而,由于中央企业退出房地产业务将涉及诸多利益调整,当年的退出指令至今尚未得到有效执行。

然而,当前中央房地产企业“退出并购”的浪潮再次袭来,许多房地产企业“不发达”的中央房地产企业非常担心自己很快会成为并购的目标。

法国兴业证券公司集合小组的唐越等人在研究论文中指出,为了在并购浪潮中生存,这些中央企业只能“在留给自己的一点时间内”迅速扩张其房地产业务,这也意味着这些中央企业对土地的需求更加迫切。

“为了尽快扩大自己的房地产业务,一些中央企业甚至无偿占用土地,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央房地产企业疯狂地在全国各地不断打造“土地王”。

”唐越说。

这位坚不可摧的“土地王”记者注意到,在苏州、杭州和南京等二线城市最近的土地拍卖中,没有房地产中央企业竞标地块,而是一些地方国有企业在过去抢走了中央企业的风头。

日前,北京的国有企业和金茂财团以64.1亿元的总价在杭州赢得了一块地皮,地价高达93%。

此前,天津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接近最高限价,分别以118%和97.32%的溢价在苏州赢得两块地块。

“现在房地产行业基本饱和,不再是最佳投资领域,但国有企业仍然遵循以前的思路和模式。

“国有资产制度说。

但更重要的是,房地产企业可以通过高价收购土地来更好地“补充”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土地王”可以让一些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的利益保持一致。

“目前,全国住房存量总体过剩,但在地方短缺的背景下,全国各地的开发商都有涌入一线和一些二线城市的愿望。

换句话说,开发商强烈希望在这些城市获得土地。

”唐越在研究论文中说。

随着房价的持续上涨,土地成本占项目总成本的比例大幅增加,开发项目的风险也在增加。只有资本实力雄厚、融资条件宽松的中央企业才更有可能敢于征地。

根据克里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自今年以来,中国22个热门的一二线城市的土地市场一直保持着高烧。“三高”(高总价、高单价、高溢价)地块已达118块。其中,51块地块的地价在100%以上,最高为400%。

国土资源部要求地方当局在招标、拍卖和转让中报告地价超过50%的“异常地块”,但地方当局对此报告不太热心。根据国土资源部异常交易地块备案数据库,自2015年以来,媒体报道异常交易地块备案率仅为18%。

“作为最后手段,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必须重新开始面谈或讨论这种行政控制方法。

“国有资产制度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