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年考验面临重重阻力的欧洲央行德拉吉

2017年,欧洲将迎来选举年。

随着欧洲怀疑论的兴起和民族主义的高涨,欧元区国家的政客们为了赢得选票而攻击欧洲央行。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会议纪要显示,欧洲央行12月会议上反对QE扩张暴露了央行内部的分歧。

无论德拉吉下一步走向何方,选举年的动荡和欧洲央行的内部分歧都将引发巨大阻力。

根据1月12日公布的欧洲央行会议纪要,12月7日至8日的会议讨论了扩大月度债务购买规模的问题,在QE计划从4月开始的延长期内,如果有必要,可以扩大到800亿欧元。

然而,有些议员不支持扩大QE,但希望减少。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European Central Bank Management Committee)给出了两种选择:要么将债务购买计划延长至12月,每月购买600亿欧元债务,要么延长至9月,每月购买800亿欧元债务。

尽管前一项计划最终获得通过,但一些成员公开反对这两项计划。

这表明欧洲央行内部的分歧相当严重。

德拉吉将在2017年欧洲经济严重两极分化的选举年接受考验。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荷兰都将举行选举。

欧洲中央银行已经成为这些国家政治家的目标,最近这种情况有所加剧。他们要么指责欧洲央行的政策无效,要么认为欧洲央行在支持欧元区10万亿经济方面做得太多。

在这四个国家,主流政党面临着欧洲怀疑论者的挑战。

以法国为例。法国极右翼总统候选人、国民阵线主席勒庞主张反欧盟、反全球化和反移民。她得到了大约四分之一法国选民的支持。

1月初,勒庞公开表示,欧元区国家应该退出单一欧元,回归共同货币结构。

一旦当选,法国债务将以新货币计价。

欧洲怀疑论的兴起和民族主义回归欧洲与欧洲的经济形势密切相关。

从欧元区经济的角度来看,除德国以外的所有其他国家的经济都在放缓,尤其是南欧。

德国联邦统计局周四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9%,为五年来最大增幅。与此同时,德国政府连续第三年实现财政盈余,这是过去40年来的第一次,总盈余占去年国内生产总值的0.6%。

去年11月,希腊央行行长预测该国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0.3%。

2010-2015年期间,德国的年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2%,接近美国,法国和荷兰分别为1.1%和0.9%,意大利为-0.2%。

欧元区国家的失业率分为两个水平。例如,德国的失业率只有4%,而希腊的失业率高达23%。西班牙的失业率接近20%,意大利接近12%。

高失业率无疑点燃了民族主义,这也给德拉吉的沟通带来了挑战。

德拉吉承诺,欧洲央行将在动荡的选举年保持政策稳定,但市场对德拉吉的下一步行动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

投资者很快将开始要求欧洲央行在12月后公布其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1月19日,欧洲央行将举行货币政策会议,宣布利率决议,随后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Draghi)将召开新闻发布会。

华尔街日报援引德银首席外汇策略师GeorgeSaravelos表示,如果美联储加息,市场看涨美元,因为这反映了美国经济增速攀升的前景但如果欧洲央行加息,意大利阿彩票会发生什么?欧洲央行真的没有什么好的选择。《华尔街日报》援引德意志银行首席外汇策略师乔治·萨尔维洛斯(GeorgeSaravelos)的话说,如果美联储加息,市场对美元看涨,因为这反映了美国经济增长率上升的前景。但是如果欧洲中央银行提高利率,意大利彩票会怎么样呢?欧洲央行真的别无选择。

据路透社报道,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Schaeuble)近日对德国报纸《经济日报》(SueddeutscheZeitung)表示,欧洲央行将面临摆脱过度扩张货币政策的艰巨任务。

如果欧洲央行今年敢于退出,这可能是正确的。

目前,核心问题是一些欧元区国家未能按照要求提高竞争力。朔伊布勒说,德国的实力不是问题,而其他国家的弱点才是问题。

朔伊布勒和其他德国议员此前警告称,如果欧洲央行不尽快改变政策,一些反对欧元区的政党将在欧洲崛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