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可能面临压力

尽管去年中国经济增长加速,但人们担心2018年中国将面临新的压力。这可以在邯郸看到,一个被煤灰覆盖的城市,那里到处都是钢铁厂。

周四的官方数据显示,受国内外需求上升的推动,中国去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9%,为7年来首次加速增长。

意想不到的经济表现推高了产品的出厂价格,也使河北新京楼等钢铁企业利润丰厚。

但即便如此,河北新津钢铁和其他制造公司并不打算扩张。

河北邯郸私营钢厂的生产经理王志强表示,他们不准备增加产能。

中国经济增长在2017年回升,打破了2010年见顶后的下降趋势。这也给了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银行希望,中国经济将开始一个新的周期。

然而,在许多经济学家看来,中国经济的前景并不像国内生产总值显示的那样明朗。

从投资到消费,去年推动增长的几个关键因素似乎已经减弱。原因之一是政府大幅削减制造业产能过剩,并纠正金融业高风险借贷混乱。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前央行顾问余永定表示,中国2018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不像预期的那样乐观。

尽管2017年最后一个季度的同比经济增长率达到6.8%,与上一季度持平,但政府发布的一系列经济指标显示,进入2018年后,经济增长开始走弱。

中国对传统经济增长引擎建筑、工厂和其他固定资产的投资去年增长7.2%,为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邯郸有900多万人口,周围有数十座钢铁、水泥和煤矿。然而,据当地政府顾问宋吉军(SongJijun)表示,大多数企业虽然利润达到创纪录高位,但并未被用于扩大产能,而是闲置或投资环保。

年中国政府加大了控制风险和削减过剩工业产能的力度,但由于全球经济复苏带动贸易活动反弹,加之基建项目和飙升的楼市给钢筋水泥到家具等众多产业带来提振,政府措施的效果被完全抵消。去年,中国政府加大了控制风险和降低过剩工业产能的力度。然而,全球经济复苏推动的贸易活动反弹、基础设施项目和房地产市场飙升给钢铁、水泥和家具等许多行业带来的推动,完全抵消了政府措施的影响。

政府取消产能的行动的影响现在已经扩大。如果经济增长率降至6.5%以下,政府的决心将受到考验。

外界认为6.5%是中国政府的底线。

中国出口商与其主要贸易伙伴(尤其是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风险也更大。

去年,中国约9%的经济增长来自净出口,这是10年来的最高水平,改变了过去两年贸易拖累经济的局面。

与此同时,政府遏制房地产投机的行动也打击了北京和深圳等主要城市的房价。

高房价和增加的借款也会让消费者更加缺钱,导致家庭消费放缓。

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本周在接受官方媒体采访时表示,家庭债务是一个大问题。

去年中国零售额增长了10.2%,比上年有所放缓。

此外,随着中国政府继续抑制金融风险,投资也出现下降。

最近几个月,中央政府取消了全国的一些地铁和其他基础设施项目,以纠正地方政府借贷猖獗的现象。

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总会计师申英本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严禁高负债大型国有企业进行新的投资。

去年,中国中央企业利润增长15.2%,为五年来最高增长率,达到2190亿美元左右。然而,SASAC做出了这样一个控制中央企业债务规模的决定。

过去一年,许多制造企业,如钢铁生产商和煤矿企业,都受益于政府为减少产能过剩而进行的供应方改革。

由于相关政策的影响,许多污染严重的小生产者被关闭了。加上住宅销售急剧上升推动的需求反弹,工业产品价格大幅上涨,提高了企业利润,但也降低了企业扩张的动力。

莫尼塔研究机构宏观研究主管钟郑声说,如果一家公司拥有垄断地位,为什么要扩大生产能力?我赚了这么多。

中国社会科学院高级经济学家徐启元表示,去年的利润增长集中在八大行业,包括煤炭、钢铁和铝。

纺织、食品加工和其他行业的利润下降。

其他一些企业去年增加了对技术改造的投资,但今年几乎没有增加投资的迹象。

这也是河北新津钢铁面临的一个难题。

该公司由当地一家钢铁工业业主所有,拥有5000多名员工。

通过升级工厂设施和产品结构,该公司躲过了政府的产能削减。

河北新津钢铁的命运去年发生了变化。去年,购买彩票的夫妇被该男子强制关闭,增加了对河北新津钢铁产品的需求,其中大部分是家用电器和汽车零部件用钢。

该公司净利润去年飙升90%,达到逾3.12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正常情况下,利润飙升会促使他们增加投资,但在目前政府限制产能扩张的情况下,增加投资是不可能的。

最近对工厂的一次访问发现,只有一半的生产线在运行,而工人们在这个巨大的工厂的道路两旁植树。

河北新津钢铁生产主管王志强表示,政府的宏观调控非常有效。

这种监管首先帮助企业增加利润,但现在却阻止了它们的扩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