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互助基金”的快乐与担忧

据围场报道,安景宇是河北省围场县鱼道口镇一府洋淀村的一名普通农民。他过去担心饲料资金短缺,无法扩大规模。

自从他申请村级互助基金以来,他通过借贷不断扩大农业规模。现在他已经连续三年借款,他的羊现在已经长到300多只了。

仍然有许多人喜欢安景宇。截至2014年6月底,阜新地村已有327名农民申请贷款援助,借款人人均收入每年增加2200元以上。

这些情况是记者最近在围场县村级互助基金项目中了解到的。通过对当地村级互助基金项目的走访和与农民的面对面交流,记者实地体验了村级互助基金项目“造血”扶贫模式给当地农民带来的变化和希望。

当然,仍然有问题。

扶贫造血全纳财政村级互助基金是将部分财政扶贫资金转移到社区和部分农民自有资金形成的专项基金。社区以有偿使用的形式将资金借给农民。社区通过民主选举的管理机构独立管理资金。

与传统的由政府免费使用和管理的财政扶贫资金不同,村级互助资金有两个特点:一是财政扶贫资金使用机制的重大创新;二是扶贫办公室对互助基金有明确的定位,即在特定时期和特定贫困地区对特定群体采取特殊的扶贫方式,这是针对现阶段农村金融服务不足的一种扶贫方式。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创新的“可持续扶贫”公益模式,村基金突破了原有的以捐赠为基础的“输血”扶贫模式,实现了以借贷为基础的“造血”扶贫。

围场县位于河北省东北部的山区。由于历史和地理因素,其经济发展一直比较薄弱,仍然是全国贫困县。

围场县在2006年被确定为“首批中央互助基金试点县”后,成立了互助基金服务中心,目标是通过公益性扶贫,实施和探索村级互助基金等金融扶贫活动可持续发展的实践。

汤敏是围场新坝镇戴尹霞村的一个贫困家庭。他没有发展生产项目的资金,也没有向信用合作社借钱的保证。

2009年,他从一家互助机构借了9000元,种了5亩胡萝卜,当年赚了12000元,从而摆脱了贫困。

到目前为止,全县有58个推广互助基金的试点村。互助资金总额为1291.3万元。共贷款5142.2万元,支持14500户家庭发展胡萝卜种植、日光温室、食用菌栽培、肉鸡养殖、养羊养牛等产业项目。

由于小额信贷的低利率和机构便捷灵活的应用方式,大量贫困家庭依靠共同基金的财政支持致富。

今年5月,经过初步筛选和尽职调查,围场县共同基金服务中心在普惠第一小额信贷批发基金二期项目团队的要求下,通过中信信托设立的单一基金信托计划,获得了100万元的批发贷款。贷款通过该中心转移到六个试点村,为农村共同基金领域的小额信贷带来了新的发展。

在难以惠及贫困农民的岱银下村村委会,记者见到了村主任兼互助基金主任王跃晋。

王跃金说,在资金业务管理上,互助资金在民政部门进行登记注册,开设专门账户,专款专用,实行整借零还、按月还款的管理模式,最长借款期限为1年,年占用费8%。王跃晋说,在基金业务管理方面,共同基金在民政部门登记,并为特殊目的开设特别账户。实行一次总付、零还款、月还款的管理模式。最长贷款期限为一年,年入住费用为8%。

当记者担心“利率”有点高时,王跃晋笑着说,与银行和信贷合作社的贷款相比,利率不高。更重要的是,农民可以在不离开村庄的情况下申请贷款。

“过去,当农民申请贷款时,他们必须到县城走100多英里,而且他们必须走几次路。农民怎么会有时间忙碌呢?农民借钱种植和养殖是迫切需要的,不能再等了。

现在申请互助基金要容易得多。你不必走出村子。你一找到担保人就能拿到钱,这既紧急又快捷。

”王跃晋说。

胡萝卜种植专家李·夏果证实了这一说法。李大姐告诉我们,她种了几十亩胡萝卜,在耕作期间需要资金购买肥料和种子。起初,她只能从信用合作社获得贷款,但她必须和领导们一起“走动”。

“既然有了互助基金,现在就方便了,什么时候缺钱什么时候拿。

“经过五年的运作,该村60%的农民得到了互助机构的支持。

王跃晋还告诉记者,互助基金目前运作良好,到期贷款的回收率为100%,迄今为止没有坏账。

王跃晋还对我们分析了共同基金风险控制的关键因素:第一,贷款额度应控制在1万元以内,能够满足农民在扶贫致富初期的基本资金需求,也是一个非常安全的贷款额度;第二,在第二和第三家庭,一个人丢了,另一个人丢了,充分利用农村“熟人”的稳定性,确保资金安全。最后,资金只借给那些能够偿还的人,以确保资金的回收率。

关于第三条,当记者问及“是否难以覆盖真正的绝对贫困人口”时,王跃晋苦笑着说:“没有办法把资金交给我们。

没有100%的还款率,我们怎么能跑?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研究所社会问题中心秘书长李人庆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违背了“通过公共福利帮助穷人”的本质。

对此,李人庆建议原则上和更灵活地适当扩大贷款范围。

一个可行的办法是利用财政扶贫资金建立保障补偿基金,为绝对贫困农民申请小额信贷提供保障,提高绝对贫困农民贷款比例。

王跃晋还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用几千元到一万元的小额贷款很难满足一些农民的需求。

“我希望政府和小额信贷机构能给予更多的财政支持。

”对此,李人庆表示,这涉及到农村金融最核心的问题,即在金融体系和监管整体上存在着对农村金融的系统性歧视,也就是说,适用于城市产业的金融体系适用于存在巨大制度缺陷的农业和农村地区。

许多调查显示,事实上,当60%和70%的农村金融较高时,私人金融支持农村金融,但它只是地下的。

要从根本上解决农村金融问题,必须建立符合农村发展金融体系,建立多元化、多主体、多形式的体系,有效实施政策支持和制度供给。

”李人庆说。

发表评论